【澳柯玛电动观光车】燃油车禁售势在必行,乐观面对还是消极逃避?-澳柯玛电动车官方网站

新闻资讯

Customer and case

【澳柯玛电动观光车】燃油车禁售势在必行,乐观面对还是消极逃避?

2017-09-21来源:

  【澳柯玛电动观光车】燃油车禁售势在必行,乐观面对还是消极逃避?


  一、为什么要会考虑传统燃油车的禁售


  1、全球多个国家已经提出禁售提案及时间表,趋势愈发明朗


  从国际层面看,目前欧美等多个国家地区相继完成了传统燃油车禁止生产时间表的制定,时间表定格为2025年、2030年、2040年。这可能相关国家在履行巴黎气候协定承诺的“五年大计”的一部分,也将进一步明确了新能源汽车即是汽车产业的未来支柱。


  2、启动制定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为未来汽车产业发展定基调


  近期,国家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当前国际上一些国家已经制订了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工信部将启动我国燃油车禁售时间表的研究,并将于联合有关部门发布实施双积分管理办法,以改善传统汽车节能水平,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


  这可能意味着,新能源汽车新建和准入、双积分政策、新能源投资对外开放、新能源汽车合资合作、财税支持政策等将可能构成我国汽车产业或是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主体框架。


  3、新能源汽车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战略执行越来越重要


  目前,全球全力推进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各国明确提出了新能源汽车战略及推广应用目标。


  在当前新能源汽车行业面临消费者接受度不高,产品续航里程不够、充电基础设施不完善等情况,而禁止燃油车生产销售则是中长期的实质性驱动。


  对于我国而言,燃油车禁售政策对产业的冲击在于要求传统燃油车的100%替换,国内2016年传统车销量2800万辆,而新能源车销量50.7万辆,新能源车的渗透率还不到2%,与2020年200万的目标差距仍较大。这2%的市场空间主要在于限购、限行的城市,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一定的瓶颈,必然要创造更为宽广的新能源市场。


  二、传统燃油车禁售的几点思考


  1、传统汽车禁售要考虑汽车产业的经济贡献


  经初步核算,2016年我国国内GDP总值74.4万亿元,而汽车产业(整车和零部件)GDP贡献率超过10%,这主要是传统汽车产业的贡献。由于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差异在于动力总成。


  一般而言,乘用车发动机占整车价值15%左右,粗略估算,仅发动机产业就GDP贡献了超万亿。目前而言,国内柴油车动力总成占有一定的成本和性价比优势,汽油机产品技术也有较大幅度的提升,因此,对于传统燃油汽车的全面替代,尤其是在于过渡阶段,传统汽车禁售需要谨慎。


  2、传统汽车禁售的时间点要考虑纯电动汽车经济性是否超过燃油车


  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最大的瓶颈在于动力电池的能量密度和成本。如果纯电动汽车和传统燃油汽车的全生命周期成本持平,或者差距不大时;预计动力电池成本将下降到700元/KWh。这一意味着,纯电动汽车推广的财政补贴将可能取消或者大幅减少。


  因此,产品经济性的考虑是必须的。


  3、传统汽车禁售要考虑产业链及企业的应对


  传统汽车产品的研发和产品上市周期约3~4年,动力总成的研发和产品周期相对更长,而汽车报废周期约为8~10年。


  目前,国内汽车企业的产品规划大都着眼于8~10年,这需要整车企业加强应对新产品规划(至少2个产品周期),同时需要兼顾禁售燃油车零部件的维修保障、纯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的回收利用;而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企业则需要加快设备更迭、产能扩张的布局。


  因此,大抵估计我国传统燃油车的禁售时间较大概率在2028年后。


  4、传统汽车禁售要考虑新能源汽车替代过渡阶段的顺利推广


  自2009年来,国家力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更多的是依靠各类财政补贴。2020年后,国内新能源汽车推广更多依靠“双积分”政策,但这仅是短期的政策驱动。


  如果新能源汽车市场容量相对有限和政策确定,整车企业一定会认真测算积分的购买成本和纯电动汽车的生产成本,以致于新能源汽车真实推广效果大打折扣,也可以说这仅是给整车企业的缓冲时间。


  但是燃油汽车禁售则是给予新能源汽车市场更大的想像空间,这是长远考虑,将敦促所有整车厂向新能源转型。因此,新能源汽车替代的过渡阶段的推广政策也是需要综合考虑的。


  燃油车禁售需综合考虑消费者购买及使用场景


  支持节能环保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但是燃油车禁售还需综合考虑老百姓的消费场景,不能一刀切。


  据相关统计,中国汽车的保有量预计在2025年将达到6亿辆的规模,95%以上都是燃油汽车,政策务必要保证存量的燃油汽车能够正常的使用完整个生命周期。